野狸猫

妈耶,明天就要考科目二了。。。

小时候的一块蛇板
这两天拿出来本来想要玩一玩,玩的时候发现他竟然会亮灯,然后才意识到它是块儿童板

又双叒叕梦到自己怀孕了,平行时空里的我这么能生吗?
这次梦里好欢乐昂

我想我需要一个男朋友
前两天教练随便一撩我竟然激动到现在
这不是我

失踪人口回归
前阵子重感冒味觉失灵,吃东西不是没味道就是感觉不对
我还是会梦见自己怀孕了,真实到觉得像是平行时空里的自己。有次梦见自己终于把这孩子生了下来,梦里的我说“我不会找孩子的父亲了”
梦里还有一群人,不知道为什么,醒来后我觉得孩子的父亲就他们其中,另一个我就好像把孩子送给别人当做礼物。不知道那父亲长什么样子,但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,我希望他是那个世界的前主。
那天醒了,味觉也开始恢复了
一段时间的味觉失灵让我这个馋猫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没有食欲
我在想自己对前主的感觉,不过就是种欲望。像是我很想吃焦糖鲑,回回去回回没有,所以每次都用焦糖蟹肉来代替它,慢慢就不想吃焦糖鲑了。味觉这次罢工,我连它们什么味道都记不清了,可是我现在又想尝尝焦糖鲑了
食欲与性欲,也没什么区别,这样一来,性欲就没什么要偷偷摸摸的了,
我现在想前主,特别想
我现在想吃焦糖鲑,特别想
或许我某天还是回想起焦糖蟹肉,那时我想到的一定是因为吃不到焦糖鲑才求其次的!
我希望蟹肉明白,但他好像总想避开不谈这件事
我也希望所有人明白,我遇到复杂事件最常见的做法就是不作为
焦糖鲑早就知道了,所以他走了,我很感激他替我结束了一切

诶,好饿昂(´⌒`。)

游客照
(像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故宫。。)

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

本以为我不会原谅他了
“他”这个字用的一直很顺畅,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他“爷爷”了
他非常重男轻女,父亲说那是一个时代决定的,那时我不恨他。
父亲去世之前的几周他总去医院问父亲遗产的分配问题,“你房子给谁昂”“你公司呢”那时我开始恨他了,父亲病的最严重的时候他还去环游世界了,父亲去世第一天他来家里说,“这你住可以但是你要卖,那咱们要说道说道了”那时我希望他消失,不是不再出现在我面前,而是在世界上消失
现在他病了,他疼爱的儿子孙子都没去看他,只有我去了
他不像我姥姥,她有事会把周围所有人都通知一遍,找人伺候她。他瞧病都一个人去,今天他说要去阜外医院做造影。。。对于一个老人来说,那相当于一个微创手术昂,而且需要家属签字,我说我跟他去,他就说“你一个小姑娘跟我管事吗,医院那么乱”
第一次,即便只是几个字,我觉得也是为我考虑了吧。我也感觉到他变了
我在反思了,我在想他是不是早就开始转变了,变得会发现别人的好,变得不是那么自私。
然后我想到,他想掌握的一切都是他的不安在作祟吧,怕失去。
我又想到,父亲走之前,他在问遗产时,也许不是逼问吧,他也是那时唯一一个敢问的人了,
退一万步说,即便他真的是想要钱,那也需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昂,愧疚会折磨他的,我并不需要做什么去惩罚他

于是,我放下了
算是原谅吧
但,,,其实像是法律,所注重的一切都是用惩罚来代替受害者所受的伤害
往往于事无补
那些不好的回忆,是永远消失不了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