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狸猫

游客照
(像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故宫。。)

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

本以为我不会原谅他了
“他”这个字用的一直很顺畅,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他“爷爷”了
他非常重男轻女,父亲说那是一个时代决定的,那时我不恨他。
父亲去世之前的几周他总去医院问父亲遗产的分配问题,“你房子给谁昂”“你公司呢”那时我开始恨他了,父亲病的最严重的时候他还去环游世界了,父亲去世第一天他来家里说,“这你住可以但是你要卖,那咱们要说道说道了”那时我希望他消失,不是不再出现在我面前,而是在世界上消失
现在他病了,他疼爱的儿子孙子都没去看他,只有我去了
他不像我姥姥,她有事会把周围所有人都通知一遍,找人伺候她。他瞧病都一个人去,今天他说要去阜外医院做造影。。。对于一个老人来说,那相当于一个微创手术昂,而且需要家属签字,我说我跟他去,他就说“你一个小姑娘跟我管事吗,医院那么乱”
第一次,即便只是几个字,我觉得也是为我考虑了吧。我也感觉到他变了
我在反思了,我在想他是不是早就开始转变了,变得会发现别人的好,变得不是那么自私。
然后我想到,他想掌握的一切都是他的不安在作祟吧,怕失去。
我又想到,父亲走之前,他在问遗产时,也许不是逼问吧,他也是那时唯一一个敢问的人了,
退一万步说,即便他真的是想要钱,那也需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昂,愧疚会折磨他的,我并不需要做什么去惩罚他

于是,我放下了
算是原谅吧
但,,,其实像是法律,所注重的一切都是用惩罚来代替受害者所受的伤害
往往于事无补
那些不好的回忆,是永远消失不了呀

跪地为奴,起身为友
我要找奴了
突然想起第一个奴,辣鸡到爆,第一次见面T,M要给我按摩(゚⊿゚)ツ ,不得不说的他按摩真的很舒服,算是温柔型的了,但是他只有两个状态,听话和不理我。。。
我真的不是很喜欢他,听话听得有点过了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交流起来都费劲。。遗憾的是没有试试他活怎样。。诶。。。

你是不是再也飞不起来了
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
对不起,我没有余力去救你了
对不起,我连我自己都救不了

我这人就是这样
你对我一分好,我就还你一分好
但你要是惹了我,我百倍奉还
相信今天地铁上踩了我脚并且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的男子,对此有了十分深刻的理解